铿锵玫瑰的“钢铁”生涯:张金玲女士专访

在当时的北京办公室,没有电脑、邮件之类的办公设备,最常用的是“电传机”,甚至连拨打国际长途都要通过办公室所在酒店的总机转接。更别提出差了,那时候从北京到天津的火车都需要坐3个小时,回想起来当时的情景都觉得不可思议。一路走过来,是对这份工作的喜爱以及期待给客户带来价值的信念不断激励着我。

后来我参与了基层销售工作,经常需要出差,而客户现场常常没有酒店甚至招待所,因为交通的不便利不可能当天往返,销售人员经常需要借住在村民家里。对我来讲最害怕的一次经历是在葛洲坝宾馆,睡梦中感觉身上有东西,开灯一看是一只老鼠在肚子上跳来跳去,吓得我再也不能入睡。再比如在工地上客户爆破“炸山”,我们的工作人员本来在河对岸等着作业完成,没想到爆破之后一块大石头就朝我们站的一边飞过来,当时所有人都吓傻了眼,第一反应就是往吉普车底下钻,幸好那次没有人员受伤,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后怕。

这样的场景对于女孩子来说确实是巨大的挑战,但同时也是绝好的机会。作为一名女性,当我们在条件如此恶劣的客户现场,针对产品特性和客户价值侃侃而谈的时候,客户通常会非常专注地去听。因为女性观察事物的不同视角会让我们更容易捕捉到客户对产品信息的接受程度,以便随时调整与客户的沟通方式。

 

改 变

在第一家外企工作22年之后,我来到了卡特彼勒。最初我对于自己二十多年的日系企业思维能否适应美资企业文化心存疑虑,对是否要加入卡特彼勒纠结了很久。出于对卡特彼勒作为行业领导者的好奇,我面见了多位卡特彼勒的业务经理,他们告诉我,在卡特彼勒发展“不分年龄和性别,都没有天花板”。这些领导都很和善,他们跟我谈市场、谈客户、谈对中国的期望,是他们激发了我想要加入卡特彼勒的念头。很有意思的是,在我们的谈话快要结束的时候,其中一位领导问我如何把我的血管里流淌了多年的血液变成“黄色血液”,我当时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便很自然的回复道:“我的血管里只有红色的血液啊。”他笑着解释说,黄色是Cat®(卡特)产品的颜色,很多卡特彼勒员工都说留着黄色的血液。我才恍然大悟,这让我感觉这个企业很神秘,并下定加入卡特彼勒的决心。

刚加入卡特彼勒时工作状态很饱和,经常出差,我会坚持每晚给家人打电话道平安,听孩子说一句“妈妈,我想你了。”平时下班回到家我会更留心观察家人的各种需求,亲朋好友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也会义不容辞地提供帮助。对工作的喜爱让我愿意在其中多付出一些,但工作和生活上的平衡同样重要。我会用心关注家人的需要并尽全力给予满足,而我的关心也换来了家人对我的理解和支持,让我更加专注地完成工作。

 

突 破

在女性领导者发展方面,卡特彼勒做了很多企业做不到的事情。在某些行业和职位,女性到了一定的年龄,不一定能被重用,也一般不会被委任做相对艰巨的工作,但在这件事上卡特彼勒并非如此。

从我加入公司到现在,我的每一任领导都会在做职业发展计划的时候指出我的强项、现在的任务、下一步的目标以及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参加哪些培训。所有这些都是计划好的,我的领导针对我的不足量身定制出培养计划,并在一年前派遣我到新加坡的挖掘设备产品组担任战略经理,以培养我的战略视角。在市场持续下滑的经济形势下,加上我的年龄段,能有这样的学习机会实在是难能可贵。

 

寄 语

从天津到北京,从不可能到可能,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对自己潜能的开发。女性朋友们应该相信自己的潜力,千万不要低估自己。现在的年轻人具有“超能力”,她们有很好的想法和创意,只要能将这些创意转化成可执行的计划,就会达到很好的结果。

作为女性,首先我们要自信,第二要给自己机会,第三要尝试去做,尝试跟领导沟通,努力找到解决方法就可能达到意想不到的结果。心态同样重要,只要肯尝试,相信自己可以平衡在生活和工作中的各种角色,就一定有机会创造各种可能。

 

2016年新闻

公司新闻存档